武汉家电回收网是一个致力于废旧家电预约上门回收的武汉本地回收商,平台致力于变废为宝,方便居民的准责,为广大武汉居民提供废旧家电以及其他二手物资的上门回收服务!

业务覆盖范围:武昌、汉口、汉阳三镇
家电回收热线
17754436737
回收服务导航
家电回收新闻

海量老旧家电传统回收仍是主渠道“绿色回收”如何破局?

发布日期:2022-06-28  浏览次数:1156 来源:超级管理员

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家电保有量已超21亿台,且淘汰率涨幅高达20%,2022年预计家电报废量超2亿台。作为经济发达地区的宁波,家电迭代升级的需求更显强劲。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不少消费者观念里,“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又三年”“家电能用就凑合用”根深蒂固。大量超龄家电不仅存在安全隐患,而且有向出租房、工棚等场所集聚的趋势,某种程度上也带动了二手家电销售红火。

面对海量老旧家电,如何方便消费者“焕新升级”?家电厂家、商家如何以“扩内需、减碳排”为契机推动“绿色回收”,都是百姓关注的话题,有待多方用力,共同破题。

“超龄”家电向出租房集聚

“出租房里家电家具是否齐全,是租客考量的一个重点,只要能正常运行,一般不太在意家电使用年限的问题。”南天房产东柳店一位资深销售经理坦言,很多租客喜欢家电齐全的房子,但这些家电大多是房东使用多年后留下的电器,不少属于超期“服役”,会带来不少安全隐患。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宁波的租房大军规模逐渐壮大。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大学毕业生、外来务工者为寻求就业机会而选择租房。

在鄞州区飞虹新村、东柳坊等老小区,记者看到,很多出租房配置较齐全,但家具和家电都比较陈旧,电热水器超过10年的不在少数,燃气灶、抽油烟机等厨电污渍明显,一些家电的插座、电线也呈老化迹象。

记者登录闲鱼、转转等平台,发现二手家电区成了不少消费者的新选择。闲鱼平台的客服人员表示,去年以来,受家电原材料上涨等情况影响,多数家电企业上调了产品价格,空调、洗衣机、冰箱等价格上涨幅度5%-10%不等,一些消费者为追求性价比高、适用的出租房家电,转而选购二手货,同期涨幅可达到20%-30%。

旧家电如何处理?是个头疼的问题

2022年预计我国报废的家电量将超2亿台。

按照标准,家用电冰箱、房间空调的安全使用年限为10年,家用洗衣机和干衣机、吸油烟机、家用燃气灶的安全使用年限为8年。空调安全使用年限从生产日期计起,其余从销售日期计起。

老旧家电到达安全使用年限后,若要更换新家电,旧家电怎么处理?不少市民为此头疼。

市民楼女士就碰到烦心事:家里的抽油烟机坏了,便买了个新的抽油烟机。安装师傅表示,帮忙收走旧油烟机需要另付钱。她随后又咨询物业,能否帮忙将油烟机扔到建筑垃圾池,却被告知旧家电不属于建筑垃圾,不能扔在建筑垃圾池,需要付钱另请公司处理。崔女士只好在网上找了一家旧家电回收店,以20元的价格让回收师傅收走。

记者通过电子地图查询到不少宁波回收店。一回收店主表示,报废的冰箱、洗衣机、热水器基本不值钱,价格数十元不等,大家电里面,稍微值点钱的也就是空调和电视,成色好一点的、功率大一点的空调挂机100元-300元不等,柜机500元-1000元不等。

目前宁波废旧家电市场回收方式呈多元、分散态势,废旧家电经由个体商户、回收企业网点、互联网平台等回收渠道流入正规拆解企业和非正规拆解点。

“目前大多数的废旧家电被小商贩收走,很难得到正规环保的处理。”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潘永刚表示,它们或是通过翻新后进入二手市场,或是被不规范拆解,不仅会为消费者带来不小的安全隐患,也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目前宁波市场的家电回收主要以游击队为主,正规企业数量不多。”宁波市生态环保产业集团相关人士表示。

近年来,我市兴起的“搭把手”回收站已深入到城市的“毛细血管”——社区,基本实现宁波中心城区全覆盖。但据记者了解,“搭把手”主要以回收碎玻璃、包装塑料、旧衣物为主,废旧家电较少涉及。

“绿色回收”还需多方用力

我国2020年提出“双碳”目标后,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完善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推动家电更新消费的实施方案》,得到家电龙头企业的积极响应,积极探索“绿色回收”新模式,也引发了废旧家电回收、资源再利用的新一轮发展热潮。

今年3月28日,美的集团启动废旧家电回收行动,加入家电生产企业“绿色回收责任名单”。海尔首座废旧家电拆解“灯塔工厂”一期项目将于今年7月投产,而另一家电大佬——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今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建立家电安全使用年限强制性标准,持续推动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建设。

在宁波国美、海尔及配套的正规拆解企业里,记者在流水线上看到,废旧冷柜被送进工厂后,师傅先拆卸外盖,再搬至传送带,对电线、隔抽、电子料、压缩机等零件进行人工拆除。接着取出压缩机,收集废机油,进行分解,再将剩余的箱体进行粉碎、分选,对分选后的废旧冷柜进行压碎处理,分离出铁、塑料和铜铝。最后,将分解出来的料进行分装、称重、配置专用仓储标识,放入专用容器内进行贮存。

“传统的力量很强大,个体商户由于运营灵活,社区辐射力较强,与普通百姓的链接度较高,而家电厂商的家电回收价格不高,有时反而竞争不过个体户。拆解企业经营压力较大,需依靠国家补贴,但国家基金补贴名录申请难。”我市家电业一位资深人士分析,当前我国对于空调、洗衣机等家电使用年限无强制性法律规定,同时家电行业内的“回收、处理、再利用”全链条数字化体系尚未打通,无法实现数据共享、综合监管、可追溯,在回收、拆解、再利用各环节也存在很多难题。